您好!欢迎访问福满家居官方网站!

咨询热线:17602530596

  咨询热线:17602530596

公司新闻

为两棵古树“让路”,旅游环线偏移22.3米

成都金堂县五凤镇的两棵古柏树,被划进了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旅游环线的施工范围。

古柏树

“这可怎么办?”在得知消息后,五凤镇的乡土文化人士心里十分着急,因为这两棵古柏树是当地的自然景观,还有名字,叫做“凌云团柏”。而古柏所在的金箱村9组的村民也很着急,在他们看来树的年纪比1809年建成的祖宅贺家大院晚不了多少,是祖祖辈辈们抬头能看见的树,是小时候嬉戏玩耍的“游乐场”。一个76岁的村民说:爷爷保护过它们,我也要保住。

在多方共同努力下,终于在今年9月,环线经过这一段的设计方案做了改变,偏移22.3米,保住了这两棵树。

“我没买过彩票,但我想,当时的心情应该就跟买彩票中了奖一样。”树保住后,当地一位乡土文化人士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

两棵古柏树遭遇现代工程 担心“以后看不到了”

在五凤镇,“贺”是个大姓。五凤镇与“贺”姓有关的大院至少有这三处:“贺麟故居”,陈家沟贺家上瓦屋和贺家大院(上斑竹院),都先后入选了成都市历史建筑保护名录。

1943年,贺前良出生在贺家大院(上斑竹院),在他的印象里,小时候和弟弟常伺候在爷爷奶奶周围,“我们祖孙的感情很好。”站在金箱村9组旁的山岗上俯瞰,隔着一条小河,五福大道杂役村外穿过,村庄的腹地里,大院的灰色嵌在一片绿色的竹林中。贺前良还能找到自己成家时住的位置,“后来因为被水淹,就搬出来重盖了屋子。”在贺前良的身旁有两棵古柏树,他说,小时候从大院抬头就能看到它们。

金堂县五凤镇金箱村9组贺家大院全景

老家在五凤镇的唐玉才,时常会回去拍些照片,贺家大院(上斑竹院)也是他常去的地方。“村民常跟我说那两棵古柏树的故事。”树龄在村民们的传说中,比这座1809年建成的大院晚不了多少,“是本地一道自然景观,有名字叫做‘凌云团柏’”。

年轮滚转。2018年下半年,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旅游环线开工建设,环线经过金箱村9组,文件上,这一段被称作“工程五标段”。大概在去年年底,“我们就晓得要修路。”贺前良说,到今年年初,村里和施工队就开始丈量土地,并且打了桩划定了路过的区域。因此,贺前良家的家族坟墓坡顶上的这两棵古柏树,被划进了红线里。

在今年2月份前后的一次五凤行里,唐玉才也被村民告知:这两棵古柏树被划进了红线,就要“寿终正寝”了,“以后看不到了。”

“爷爷保住过它们,现在我要保住它们”

这两棵古柏树多大年纪了?谁也说不上来。有村民说,自己爷爷的爷爷还在的时候,就有它们了。按照贺前良的说法,从他们有记忆时树就这么大了,“长得比较慢,这么多年,高、粗也没增加多少。”

小时候,贺前良和小伙伴们爬过这两科古柏树。“抱不过来,没办法,一般就只有靠梯子爬上去。”今年67岁的村民贺茂林也说,小时候他们上树捉过鸟,为了给收音机天线找信号,10多岁时他还爬上去过。

“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征地的时候我还签了字。”贺前良说,不过后来他的想法变了。“这是古柏树第4次‘遭劫’了。”76岁的贺前良如今腿脚不大方便,不过对于以往的事记得却很清楚。他说这两棵古柏树此前的3次“劫”,既有小时候听一些长辈们讲的过去的故事,还有一些是他自己的经历。

贺前良

“民国的时候,家族里有人想把树卖了抽大烟。”贺前良说,幸而自己的爷爷及时赶回,“找了本地有头有脸的人,最终说服买家放弃。”之后的一次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当时有人来买树做家具。”贺前良说,自己那会懂得不多,“年纪也小,能力也不够”,幸而买家因为没看上树材放弃了。第三次卖树发生在80年代,“我30多岁了,也知道一些政策,找镇政府保住了树。”

“我爷爷保护过它们,现在我也要保住它们。”贺前良说。年轻时担水挑粪轻松上下的山坡,现在没有一根杖,上下他都不安心。山坡另一侧,运渣土的工程车来往激起尘土,贺前良拄着杖站在两棵老柏树前,望向山下的“贺家大院”,喃喃道:“你问我为什么要保树?这么多年,有感情了。”

于是,贺前良和村民们找到施工方,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拯救五凤镇的“凌云团柏” 大家一起行动起来

为了保住这两棵树,贺前良和村里人一起找到了金堂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

今年4月份前后,金堂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林业资源科相关负责人第一次到达现场查看。“柏树生长慢,看胸径推测,这两棵柏树的树龄可能与村民们传说的差不多。”之后,上述人士又两次前往现场走访,“还以‘金堂县绿委办’的名义给项目方发函,要求施工方不要破坏这两棵柏树。

几乎是在同时,为了保住五凤镇的“凌云团柏”,唐玉才找到了五凤镇的乡土文化爱好者李德福。

贺前良

在得知该消息后,李德福立刻请教了相关行业人士,“都说已经放了线,施工队也进了场,说明设计规划已经完成,要想改变比较难。”听到这样的话,李德福说,自己心里凉了半截。70多岁的他一度爬到山坡上,“不怕你们笑话,我跟树说话。我说:‘我们在尽力保住你们,如果保不住,你们也不要怪,我们尽了最大的力量了’。”

与此同时,李德福还把“保住古柏树”的想法告诉了《天府边城·五凤溪》报执行主编刁觉民,10年前他曾担任过五凤镇分管文化旅游的副镇长。“我联系了五凤镇党委书记,汇报了事情。”刁觉民告诉记者,镇上很快就派出专人负责与工程队协调这件事。

古树保住了:设计方案调整 偏移22.3米

“我们接到了村民和当地政府、主管部门的反映,了解到这是两棵古柏树。”中铁八局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旅游环线五标段项目经理部部长陈家明告诉记者。之后,他们也向项目业主方和方案设计方做了情况汇报。“业主方和设计方都到现场看了几回。”

其实从工程上来说,陈家明直言,修改设计方案肯定会影响工期。不过,“我们几方还是觉得,这两棵古柏树有保存的价值。”9月份的时候,设计方修改了这一段的方案。陈家明说,这两棵树所在处位于原先道路的边坡位置。“道路中心线没有变化,边坡往里偏移22.3米,调整了边坡的坡度。”考虑到那一段属于高边坡路段,“未来要采取修建挡墙等措施来加固边坡。”

愿它们好好存活 成为森林公园的一部分

“终于松了一口气。”唐玉才这样形容自己在得知消息时的心情。

在现场看到标杆上写的“偏22.3米”时,李德福也终于确定两棵古柏树保住了。“高兴的劲头,怎么形容呢——我没买过彩票,但我想,那会我的心情应该就跟买彩票中了奖一样。”

“树保住了,心里当然很满意。”11月14日下午贺前良向记者表示,他们家族是在康熙年间移民来到四川的,已经300年左右,他也有了孙子辈。未来他可能还要住到安置小区里,那里与古柏树隔着小山岗。“我们现在想的是,以后能有个好的方案来护好这两棵古柏树,让它们能够好好存活,成为森林公园的一部分。”

记者还从项目工程部了解到,目前对于这两棵树的保护方案正在制定中。金堂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林业资源科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对这两棵古柏树也将进行“古树名木”挂牌。

红星新闻记者 彭亮 胡挺 摄影 王欢

编辑 郭宇

相关搜索柏树盆景松树和柏树的区别柏树叶2017年五凤镇建设柏树读音金堂县旅游景点

Copyright © 2002-2016 广州某某家具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